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岁的初恋(下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楼罄的房间除了电脑和衣橱之外,只剩一张双人床,浅灰色的实木家具,蓝色如天空般的纯棉床单,简约、整洁、干净。

    空荡荡,冷冰冰,没有一丝人气。

    高中男生应该有的嗜好他一概全无,没有女神和偶像的挂像,没有机器人和动漫模型,没有耳机音乐,没有滑板溜冰鞋,没有篮球足球,看起来只是一个换衣服、睡觉的地方。

    计寒心中微有不适,问道:“你从小就住在这里?”

    “不是……”楼罄的声音没什么情绪,“这只是我爸的一座别墅,我家不在这里。”

    他把被子一掀钻进去,侧身躺下来,给计寒一个后背。

    计寒迟疑片刻,也轻手轻脚地也躺进被子里。他平时不喜欢跟人睡,但是现在却心情很不一样……说不太清楚,至少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

    楼罄伸出手臂把自己那一边的床头灯熄了,轻声道:“你还要看书么?”

    计寒轻轻翻动手中小说的纸张:“已经习惯了,看一会儿就睡觉。”

    楼罄背对着他没有出声,过了不久,却慢慢把头靠过来:“你在看什么?”

    计寒把书面给他看:“……侦探小说。”

    楼罄轻声道:“说什么的?”

    计寒笑着说:“要一起看么?”楼罄的脑袋就在腰间,触手可及,计寒的手又开始犯贱,无意识地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这人的文笔特别好,我们可以从头一起看。”

    楼罄的身体轻轻颤抖,半天才闷闷地说:“谁要跟你一起看。”

    脑袋却轻轻靠在计寒的身上,没有分开。

    计寒心中一阵动荡,手在楼罄的头顶不急不缓地揉着。

    少年清新的气息在他的鼻间留连,毫无防备地把自己的身体停靠在身边,外表冷淡,心里却脆弱如冰。计寒是个天生的同,楼罄却不知道,他们如今这副样子就像直男身边躺了一个未成年的青春少女,还是个缺爱的少女,根本就是引人犯罪。

    计寒的眼睛盯着书本,心却完全落在别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有了点反应。他轻微地皱了皱眉,突然笑着把书扔给他:“今晚我还是去客厅沙发睡,你自己看吧。这书文笔好,剧情好,看了就停不下来的。”

    楼罄半坐着没出声,外面的雨声却突然变大,狂风阵阵,吹得窗户哗哗作响。

    计寒立刻望向窗外,紧锁着眉。

    楼罄低着头说:“我家里就只剩这一床被子,今晚风大雨急,在沙发上睡觉一定冷。你明天还要去上课,如果感冒了呢?”

    计寒的双眉之间成了川字形。他感觉自己像被卡在两块坚硬的岩石之间,进退两难,要么□□焚身,要么挨冻受寒。

    最后他终于坐了下来,笑着说:“那今晚不看书了,我们睡觉。”

    不跟他正面接触,直接睡觉总行了吧?

    于是两个人重新躺下来,无形间楚河汉界划在当中,留了半米的间隔。两人都各自背朝着对方,没有说话,气氛越来越平静。计寒心里紧绷的弦慢慢放松了些,翻过身来仰面望着天花板,轻声道:“有件事觉得奇怪……我这几天看了你高一入学考试的试卷,那时候你的名字叫做楼罄宇,现在怎么叫做楼罄了?”

    “罄宇”寓意多好,只剩下一个“罄”字,总觉得难以理解。“罄”是“尽”的意思,寓意不祥,谁会给孩子起这样的名字?

    楼罄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了你可不许笑。”

    “不笑。”计寒已经准备好要笑了。

    楼罄轻声道:“15岁升到高中的时候,父母本来要一起带我去公安局做身份证,但是前一晚父亲和母亲吵了一架,也摔了一些东西。父亲晚上走了之后没回来,妈妈自己带着我去做身份证。她那天心情不是很好,精神也不好,不知道怎么回事少写了一个‘宇’字。”

    计寒想笑却笑不出来,细细体味两个名字的意思,忽觉心中酸痛。

    “那天你要跳海自杀……是不是因为你的父母?”

    楼罄没说话,房间里一片寂静。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