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六章施计外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钟淡夜里子时赶到白青亭所被关的院落里。? ???  ?  ?

    两个黑衣笔直地站在房间门前,见到钟淡俱都吓了一跳,又想起白青亭那信誓旦旦说,他们的主子钟淡一定会在今晚赶来见她一说,瞬间又有点觉得白青亭定然是在搞什么鬼。

    于是刚见到钟谈的身影,两个黑衣迎上去行礼的同时,高个黑衣便颇有先见之明地说道:

    “主子,这白青亭一定是有什么阴谋,主子一定要小心!”

    钟淡瞥了高个黑衣一眼:“既然觉得她有什么阴谋,你们怎么还任她套出我来?居然还替她传话于我?”

    高个黑衣即刻羞愧地埋头,那会他不是没想到么,这会想到了就是想提一下。

    矮个黑衣也陪着笑:“那不是在派人去通知主子之后,我们俩一合计才想到的么!”

    钟淡淡地瞥了眼矮个黑衣,又扫过高个黑衣的脑门,冷声令道:

    “守好门,谁也不准靠近,谁也不准进来!”

    两个黑衣齐声应道:“是!”

    这一整齐得不得了的响亮应声,即提醒了房里面的白青亭说,她要等的人到了,更让低调暗潜过来的钟淡差些破口大骂!

    怎么就找了这么两个傻愣头青守着重要的白青亭呢?

    钟淡不由决定,待他与白青亭谈完出来,必然得换两个守卫!

    直到钟淡进了房间,两个黑衣重新站到房门前两侧守着,两人还是没明白过来白青亭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主子是钟淡这回事。

    进房间的时候,钟淡曾预想过再见到白青亭时,他的情绪会是如何的,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却几乎没有悬念的——他是抱着希望来的。

    白青亭给了他希望,也能再给他绝望。

    时隔一年,钟淡仍然没有放弃搜寻莫延的下落。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是这样坚定地认为并执行着。

    在接到龙琅要绑架白青亭的命令时,钟淡十分震奋,他终于有了可以直接捉拿白青亭的机会!

    可龙琅接下来的嘱咐却又像一盆冰水自头兜下,淋得他瞬间冰冷又清醒。

    龙琅说,不可伤她,不可动她,不可让她出半点意外。

    否则,唯他是问!

    抓到了他一直认为是杀害他嫡亲侄儿莫延的凶手白青亭,却不能打,不能拷问,半点动不得,那他还如何问出莫延的下落?

    是生是死,总得给个答案。

    他怎么才能让白青亭心甘情愿如实的将这个答案说出来?

    钟淡自抓到白青亭起,便苦思这个问题。??壹?  ?看书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白青亭会自动将这个机会送到他的面前。

    白青亭自钟淡进房间里来,她便一直在床榻上盘膝坐着,淡然自若,丝毫未见被软禁的任何半丝负面情绪。

    钟淡在房门边杵着,白青亭看他好半会,他还是没移动过步伐,倒是那看着她的眸光冷得能戳穿她好几个窟窿,她不禁道:

    “钟统领倒是坐啊,在自已地盘都能这般拘束,看来钟统领很是怕生啊!”

    话锋一转,她又咦了声:

    “也不对,你我都是老相识了,认识的年头没十个也有九个了,虽交情不怎么样,但好歹也算是老朋友了,怎么钟统领连坐下都……不敢?”

    这是在激他。

    钟淡知道,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还真就如白青亭所言,直接迈了几步在桌旁坐下,开门见山道:

    “说吧,莫延在哪儿?”

    真是干脆。

    钟淡这样干脆的态度更让白青亭觉得他一定会答应自已的条件,她道:

    “答应我的条件,我带你去找。”

    钟谈道:“放了你,绝对不可能,至少在这两日内,没半点可能。”

    两日内的意思,她当然明白。

    龙琅与钟淡绑架她的目的,果然就是为了明日过后的围山狩猎。

    白青亭道:“无需放了我,只需要你随我走一趟。”

    钟淡问:“去哪儿?”

    白青亭道:“不是问我莫延在哪儿么?”

    钟谈激动道:“你只需告诉我在什么地方!”

    白青亭道:“除非我亲自去,否则那地方你们连想都想不到!”

    钟淡自然不信,可白青亭紧持不说地名,他也是无可奈何。

    僵持了两刻钟,钟淡沙哑着声音问:

    “你能告诉我……他还活着么?”

    白青亭冷哼一声,看着钟淡那想撕了她却又不敢动她分毫的犀利眼眸,冷声道:

    “早做什么去了?当莫延在京都为非作歹的时候,你这个心疼侄儿的舅舅到哪里去了?现今才来问他是否活着,不觉得有些晚了么?何况你难道不觉得像莫延这种坏事做尽的官宦子弟,就不该活着继续祸害人么?”

    钟淡即时恼怒愤起,一个箭步便欺近床前,双手一抓白青亭衣襟怒道:

    “你到底将莫延怎么样了?!”

    白青亭不生气,也不害怕,好整以瑕地反问道:

    “钟大统领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我将莫延怎么样了呢?”

    钟淡道:“当初观水榭一事,他不过是受命于人!”

    白青亭道:“好一个受命于人!这样说来,那些作]奸犯科的死囚们大都也是受命于人,他们依钟统领所言,不但不该死,还应该好好供起来是不是!”

    钟淡道:“你刻意歪曲我的意思!”

    白青亭斥道:“有什么不同?我倒要听听钟统领的高见!”

    钟淡气极,连眉毛都是竖着的,双眼中尽是怒火中烧,紧攥着白青亭衣襟的手气得抖个不停,就是不敢真的顺手将白青亭丢下床榻去。? ?

    因着龙琅的命令,更因着现如今他钟家的命门与他嫡亲姐姐家齐均候府的兴亡尽握在龙琅手中,他不能因一时之气而违抗了龙琅之令。

    他身系几百条人命,这些人命个个都是他的亲族,他即便不顾自已的性命,他也不能累了这数百条人命!

    可在此时此刻,钟淡真想一刀杀了白青亭,一了百了!

    慢慢放开了白青亭的衣襟,钟淡慢慢站直身,在床榻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即便他发怒,也丝毫未露出怯意的白青亭。

    白青亭的意思,他明白。

    可莫延去观水榭参与谋害白青亭的时候,钟淡并不知晓此事,等到过后得知,已然太晚。

    而白青亭下手也很快,就在他尚未准备好及想到之际,莫延失踪了!

    他出动了九门提督的大部分人马,为了便是在京都里翻出个莫延来,可他却半个人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