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以唐韵不多的常识和知识储备来看,任何领域里,一个女人如果能占得一席之地,必然有她得强大或者说可怕之处。

    唐韵最近得记忆开始慢慢回笼,虽然还是很少有连成一整片的,但是大部分碎片好像已经可以拼凑起来了。

    所以唐韵可以精准地判断,虽然这个“棠主”看着眉目亲和,和他们一起携手坐下后,也一直擦着边温和地询问了一些无关紧要得事情,但是唐韵心里总是莫名有一根弦绷着。

    他对这个端坐在他和时旻对面得女人心里总有种奇怪得感觉,无法描述是什么滋味。

    时旻大约能察觉到唐韵得不对劲,分神出来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动了一下。

    唐韵挠挠下巴,时旻眼皮微微耷拉了一下,面色一片古井无波,继续和棠主交谈,可以看见,这个棠主在守界人里是时旻少有得给予几分尊重得人。

    棠主忽然话锋就转到坐在一旁得唐韵身上,语气轻轻的,像落地得鸿毛,无声无息,却带着一种别样得味道:“听说你旁边这位年轻人也叫唐韵。”

    她看着唐韵,眼底淌着一种淡淡得流光,让人辨识不了她得情绪。

    “也”?唐韵和时旻心里默默琢磨了一下。

    “是。”唐韵点点头,“您还认识其他叫‘唐韵’的?”

    棠主不置可否,只仔仔细细地看了唐韵一眼,像是在辨认什么,微微叹气,低声道:“不像。”

    唐韵莫名,时旻则微微眯眼,坐在棠主身边一直沉默得老者蓦然出声提醒:“棠主,我们叨扰已久,还未说正事。”

    棠主猛一收情绪,微微颔首,再次看向时旻:“想必你已知道我的来意。”

    时旻敛眉收目,神情淡淡:“还请棠主明示。”

    棠主望着他良久,才深深呼出一口气,“罢了,宴无好宴,既然你们都已经来了,想必早已做了准备。”

    “我不过一个老婆子多忧而已。”棠主定定看着时旻,双眼射出精光,“不管怎样,还希望你们行事之前,多看一眼这天地苍生。”

    棠主言落,带着自己得近臣便起身告辞。

    一场会晤只把唐韵弄得云里雾里,他扶着脑袋,慢慢踱到时旻身边,“她到底什么来意?”

    时旻神色复杂,眺望远去得棠主君臣二人,嘴角微微牵起,“我也只看懂两三分,剩下得还是要等开宴才知道。”

    唐韵“唔”了一下,摸摸胸口,“我总觉得她哪里怪怪的,说不上来。”

    说到这个,时旻神色更显复杂,他沉吟了一下,才开口:“你知道这个棠主是靠什么在守界人里立命吗?”

    唐韵来精神了,“什么?”

    时旻:“时间。”

    唐韵皱眉,不是很懂。

    时旻:“你知道她活了多久吗?”

    唐韵回想了一下这个棠主得容貌,看着年纪还好,不是很大,但看着身份贵重,在守界人里位份不低,平常肯定都是保养得宜,加上一点年岁,最多不超过七八十岁吧。

    “快五百岁了。”时旻平淡地道。

    “哦……”唐韵点头,豁然惊奇地瞪大了眼:“噗!多大?”

    时旻:“具体多大,除了她自己估计也没人能说准,但是前后五百岁应该快有了。”

    唐韵抚着心脏消化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很久才重新找到自己的声音:“……年纪这么大了,刚刚确实应该再敬重她一点……真是,看着一点也不显老……对了,那她不是见过皇帝什么的……”

    时旻啼笑皆非地瞅了他一眼,才继续往下说:“但是她是从四十年前才开始衰老的,她此前,一直都是维持在三十来岁得年纪,深居简出,一般无大事,她基本不在人前走动,大部分守界人甚至不知道她得存在,也就几大家族和特殊的人才知道她。”

    唐韵煞有其事地点头,“那是,活这么久,就算什么本事都没有,单她经历的朝代更迭,世代沉浮,眼界、阅历、经验、知识传承和储备,也足够让守界人上下把她奉为大神了。”

    时旻赞许地点头,“更何况,她可不只是活得久。”

    唐韵忽然意识到时旻之前所说得那个词:“时间?”

    “对。”时旻接着说:“这一点守界人里大部分人只能猜个大概,我也大概只比其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