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4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r />     ……

    小杨护士放在柜子底下的鸡肉味狗粮被张浩然这个小吃货给翻了出来,不仅祸害了自己,还把张连翘和沈苍术一起还给拖下水了。

    原本是说好大家一起去吃好吃的,可是这还没走出医院呢,三个人却已经被那一言难尽的味道给弄得没了胃口。

    因为医院里面进的这些狗粮一直是张连翘根据狗狗们所需要摄入的营养元素然后才选购的,所以这味道自然是和人类的口味有所冲突的,像沈苍术就很受不了那个味,出来之后买了瓶水漱了半天口都觉得有些恶心,张连翘倒是还好,不过那只腥味也让他有些不自在,倒是张浩然这小家伙在听到自己居然吃了这么多狗粮后居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反而在之后的一路上忽然就在对张连翘嘀咕起原来狗狗们吃的都是这种味道东西好可怜可怜之类的话。

    对于小吃货的这话,张连翘自然得一边给他正确引导其中的知识一边教育他以后别看见什么都随便吃,毕竟这次吃的是狗粮下次就指不定是什么东西了,闻言的沈苍术也附和了一句,顺便面无表情地贡献了几条关于调皮孩子乱吃东西结果吃了老鼠药的社会新闻,而面对这一白脸一黑脸的棒子甜枣式教育,平时活泼调皮的张浩然也难得有些紧张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全都听进去了。

    见状的张连翘微笑着恩了一声,说着还冲身边默契十足的沈苍术勾了勾嘴角,而刚刚被他暗算了一把吃了口狗粮的沈苍术见他这个狡猾模样也没了和他计较的心思,说话间,一家三口便沿着这医院后边的一条小街就慢慢地走了进去。

    两个大人一个孩子,一起生活惯了,自然也不会想去什么高档的不得了的地方消费。以往一家人出来的时候,张连翘也会下意识地选择一些去惯了的小吃店点一些沈苍术和张浩然都喜欢的菜。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子比起什么法国大餐之类的自然有些寒酸,不过他本身倒是更喜欢坐在一张小餐桌前面对着自己最重要的两个人的这种感觉,像是医院后面的有家私房菜他们三个就都很喜欢,所以每次外食也往往会选择这里。今天这乱七八糟的事情一闹,他们也都没心思走远了,而等他们一路走过来找到这家店之后,沈苍术一走进来那正在那儿招呼客人老板就冲他招了招手,接着便拿着菜单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诶,沈处长,你来了,还是楼上吧?今天一家都来了啊,连翘,小浩然啊,好久不见呀。”

    中年老板戴了副滑稽的小圆眼睛,看上去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的脖子看上去怪异地缩着,背也有些莫名其妙的驼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腿脚不太好的原因,他这走路也十分的慢,挪着小步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替他累得慌,偏偏这叫陈海洋老板和沈苍术很熟,每次他们来都会热情地接待,而张连翘见他走过来也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心里却不自觉地想起了这位陈海洋老板的来历。

    说起来,这位陈老板能和沈苍术这么熟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沈苍术这人的朋友从来都没个正经是人的,猫猫狗狗鸡鸭驴猪倒是不少,可是这陈海洋为什么会和沈苍术认识呢,这其中的原因就是陈海洋其实是一只老海龟转籍过来的,在大约二十年前他在沿海的一个小渔村里因为机缘巧合成为了人类。之后他来到l市靠开海味店为生,多年的经营又让他琢磨出了不少独门的私房菜,于是乎,这机灵的老乌龟便靠着当地动物户籍办事处的扶持经济政策彻底落下了脚跟,而对于他来说,掌握了地方实权的沈苍术自然也是他需要打点和巴结的对象。

    这一点还是张连翘后来才知道的,自从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每次他们点的河虾都会比较多比较大的原因了。不过沈苍术这人的脾气就是宁可自己饿死也不占别人便宜,所以每次他都会照着那分量多付一些账。这搞得陈海洋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之后便老老实实地不搞花样了,而今天见他们一过来,这顿时倍感亲切的老海龟便立刻给他们推荐起最近自己刚琢磨出来的新菜了。

    因为张浩然喜欢吃甜的,所以他们俩点了几个喜欢的菜又加了个甜汤便差不多了。陈海洋挪着小步自顾自地下楼去了,而沈苍术闻着这老乌龟身上做人这么年都没散去的海水味,忽然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眼神闪了闪。

    “诶……我和你说个事,过几天我要出趟远门。”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