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4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张浩然蹲在楼下值班护士的椅子上转着圈圈,小护士刚刚有事出去了,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在。因为沈苍术上楼的时候是和他说好了马上就下来的,可是这等了半天那两人还没有出现,把这小家伙弄得也有些无聊,再加上肚子有些饿,这等待就显得越发的煎熬了起来,而就在他快按捺不住想找上楼去的时候,他忽然就听见走廊外面传来两个熟悉的说话声音,再等他跳下椅子跑到门边上一探头,便恰好看到他哥和沈苍术两个人正在往这边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走过来。

    “唉,你说你刚刚那样做想干嘛?他又没干什么,好好说不就得了……”

    “和他好好说他会死心吗!也就你这个笨蛋看不出来那人盯着你的时候是什么色眯眯的样子!”

    “我……我觉得还好吧,他之前也没说什么,是我没和他说清楚,让他误会什么了吧……唔,你看他把我电话都拉黑了,这搞得多尴尬……”

    “哼,这种人也就这点气度了,拉黑了最好,你赶紧的把他也拉黑了,快点快点……”

    因为刚刚在楼上发生的事情,两人一边往楼下走着一边还在嘀嘀咕咕地说着话。李俊峰在之前就脸色很不好的离开了,所以搞得张连翘也有点不好下台了。明明还以为自己能多个聊得来的朋友,现在这情形恐怕以后两人都没法联系了,而沈苍术倒是对这种情况非常喜闻乐见,毕竟张连翘交朋友没什么问题,交这种朋友还是算了,他没办法容忍他们俩一直以来亲密无间的关系有任何不相干的人介入,更不想张连翘因为别人对他的好就疏远甚至有一天离开自己。虽然信任是一回事,可是有些雄性动物对于自己配偶的占有欲就是这么狭隘而不可理喻,这种恨不得把对方身上每一寸都沾染上自己气味的想法时刻笼罩在沈苍术的心头,而见张连翘一副行行行行你说了算的表情,沈苍术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嘴角,而正好这时,看见他们两过来的张浩然也冲挥了挥手。

    “哥——我饿死了——你们快点啊——”

    饿的脸都皱了下来,张浩然有气无力地冲他老哥软绵绵地撒着娇,看模样还挺可怜的,张连翘见他这个小吃货的样儿就笑了起来,一边安抚了摸了摸他的脑袋一边和沈苍术一起进了这值班室。等进去之后,他才发现只有张浩然一个人在,而这被饿的团团转的小家伙拿着一袋子包装可爱的零食就埋怨地看了他们两一眼。

    “说好了去吃好吃的……你们这两个大骗子……”

    “你不是有吃的吗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和你苍术哥还饿着呢,等我洗个手啊……”

    顺手把身上的罩衣换了下来,张连翘这般说着走到边上的洗手间开始洗手,跟着他进来给他递毛巾的沈苍术见他那双肉肉的和本人气质一点都不相符的手浸在水里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好玩,便忍不住伸到水里去挠了挠他的手心。

    因为有些痒张连翘笑着就想躲开了些,沈苍术却不依不饶地捏着他的手有些来劲,而等他们俩和小孩子似的闹了一会儿出来之后,便看到张浩然正在外头皱着眉头一脸生无可恋的咀嚼着什么东西,一见他们出来就大声地抱怨了起来。

    “哥……这个小饼干一点都不好吃……我看杨护士把这个小饼干藏在柜子里还以为多好吃呢……结果什么味道都没有……呕,好难吃……”

    这般嘀咕了一句,刚刚已经吃了好几块的张浩然看上去有点疑惑为什么饼干会是这么个既不咸又不甜的味道,张连翘见状有些疑惑地走到他面前顺手拿了一块放进了嘴里,可是等那干巴巴的怪味道窜进嘴里,他这表情瞬间就僵硬了。

    “你怎么了?真的很难吃啊?”

    见他不吭声沈苍术也有些疑惑,随口问了一句便走到了张连翘的身边,见他们两兄弟都一副表情奇怪的样子他忍不住也拿了一块放进嘴里,而等他自己也亲身感受到那种诡异的味道后,张连翘这才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接着忍着笑把张浩然手里的袋子给拿起来举到沈苍术面前,指了指上面的字道,

    “恩,大家有难同当,一起吃狗粮。”

    沈苍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