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8|4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由l市电视台承办的第一期《动物去哪儿了》经过了复杂的初选和复赛和总决赛,在两个月后终于落下了帷幕。因为节目播出的时间很不凑巧安排在工作日,所以原本电视台方面也只把这当做是一个用于过渡的普通电视节目,根本没指望什么收视率,可是没想到的是,在同时段卫视播出的节目中,《动物去哪儿了》居然一度都超越了几个大牌的省台,更是创造了动物保护类节目的收视新纪录,而这一切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在很多人类看来假的出奇的动物选秀节目没有得到很多人类的关注,却在动物中间引起了十分火热的收视狂潮。

    “这个让八哥和狗唱双簧的节目太假了吧,最后那狗还口吐人言了我的天,现在动物比赛都来卖惨了啊,节目组是脑子坏掉了吧,赶紧换台换台……”

    一个普通的住户家里,男主人和女主人正在一起看着电视。因为电视台有重播时间,所以《动物去哪儿了》第一期一直在别的时间段也有播出,不过这位年轻的先生显然对这个节目并不感冒,所以只看了五分钟就嚷嚷着要看球赛,而他的妻子闻言也不理他,直接把遥控器一拿放到一边,接着指了指蹲在茶几边上看的正出神的小贵宾犬笑着道,

    “谁开给你看的啊,是乐乐要看的好吗?最近他可喜欢这个节目了,电视上播几遍他看几遍,我让他出去遛弯他都不理我呢,你看看他这个眼睛眨都不眨的样子哈哈,也是个小电视迷呢……”

    男主人:“………………”

    这样的情况在不少家庭都有发生,许多动物通过这档节目认识了节目中拥有出色表现的一些选手们,像是喵音小天后三宝,东北二人转鹦鹉小元宝,猩猩界刘谦张小白,以一双大长腿闻名的长腿欧巴鸵鸟嘟嘟以及在死亡面前也坚强面对的金马丫丫都在节目播出后拥有了自己的粉丝们。虽然在比赛的过程中,这些人气选手也面临着或是淘汰或是晋级,不过一直到本季度末结束的时候,这场在l市承办的大型节目还是在所有动物们依依不舍的情绪中结束了,而成功被选为本市有机会进军全国的选手忽然就是在各方面实力和人气都十分出色的独眼小猫李三宝。

    “天呐!你们快来看呀!真的是我三宝女神冠军!女神女神!冠军冠军!”

    用手机看着网络直播,乌鸦陈强强充分利用了上班时间来偷偷看电视,而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个动物一听他这么说,也赶紧好奇地凑到了陈强强身边。

    “呀!真的啊!话说这个节目还是连翘赞助的,到时候我们能有机会见到三宝女神吗?每次处长只让我们去干粗活却不给我们这些喵粮一点点见女神的机会,真是好不开心啊……”

    嘴里嘀嘀咕咕着,大龄追星族崔亮亮一边兴奋地欣赏着李三宝的夺冠曲目一边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而他身边的老山羊张鹏飞作为一个不怎么追星的老年羊闻言立刻好奇地问了一句。

    “啊?喵粮?什么是喵粮啊亮亮……”

    “啊呀老爷子你不懂,这是我们三宝粉丝团的大家给自己起的名字,喵粮,喵粮,三宝最靓,喵粮喵粮,三宝棒棒,嘿嘿~”

    和个花痴似的这般激动解释着,崔亮亮和陈强强都在因为要留在部门加班没能去到现场给女神的总决赛加油而感到万分的遗憾,而从刚刚就在旁边一声不吭的白巧巧眼看着这俩公的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就有些来气,见自己刚答应交往没两个礼拜的男朋友这幅德行,更是气的直接滚成个毛刺就扎了一下崔亮亮的脚。

    “哎哟哎哟,巧巧你干嘛呀!疼死我了!”

    “疼的就是你!你个色鬼!灵长类果然都是坏蛋!还好没让你进化成人啊崔亮亮不然你就要翻天了!”

    “巧巧我错了!我最爱的就是你啊!巧巧!巧巧!”

    “唉,巧巧啊,你也别生气,有话好好和亮亮说。”

    “没法说了!分手吧现在就分!!”

    几只小动物因为这件事在办公区外面里炸了锅了,沈苍术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就看到这一团乱七八糟的景象,几乎是立刻阴沉下脸,他抬手拍了拍边上桌子开口道,

    “我不是让你们把年度报表整理出来,现在是在干嘛?陈强强,谁让你上班看电视的!你像个公务员的样子吗!”

    一听到沈苍术带着怒气的声音几个小动物们都吓得一哆嗦,赶紧飞快地跑回自己的办公桌坐好,刚刚还吵吵嚷嚷的几个小家伙立刻变得老老实实的,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沈苍术见状脸色也有些缓和,想起刚刚在电话里和上级的谈话又有些烦躁,而在就眉头下意识地皱起来后,他冲面前的下属们缓缓开口道,

    “都进来开个小会,白巧巧,把会议记录做好,总部刚通知下来件事情,我要和你们谈谈。”

    *

    张连翘站在手术台边带着口罩,医院里的一位年迈的女大夫刘医生正在为手术台上的这只小公猫做着结扎手术的准备。张连翘作为这台手术助手正站在一边安抚着这只叫米克的波斯猫的情绪,而仰躺在小被子里的波斯猫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张连翘在边上准备手术必须的眼药水之类的东西,忽然小声地开口问道,

    “连翘,是不是做了结扎,我就只能做一个不完整的男喵了呀……”

    问出这话就有些心酸地抽了抽软软的鼻子,脸饼饼的白*色猫咪说着眼泪都快出来了。闻言的张连翘先是一愣,在确定刘医生正在边上洗手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后,他无奈地摸了摸米克的耳朵,轻声道,

    “不对,做了结扎之后,你就可以成为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