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0章 诺贝尔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看到了刘仕元的这部书,我才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文采如何我们暂且不说,就说其中所蕴含的哲学道理够我们研究一辈子的了。这里面我喜欢其中的很多的英雄人物。

    刘仕元用他武人能比的智慧,创造了一个有一个的人物,从这本书之中我看到的并不全是英雄人物,我还看到许多的枭雄,当然了我看到更多的是许许多多的平庸的人物。

    从这个孩子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影子。但是相比我,这个孩子知道的比我多的多。

    真的佩服刘仕元。可以说刘仕元创作的不是一本书,而是为我们创作一整个世界。刘仕元一直是我比较佩服的人,特别是他这本书之中写的李白,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人物。其中的那首《将进酒》更是巅峰之作。

    虽然我知道这些都是刘仕元做的,但是这个人物,他的诗歌,他的故事,真的是感动了我。”疯狂胖象说道。

    很多的人听到了疯狂胖象这样说,都去看了李白这个人物。

    这个人物是所有的文人都比较崇拜的一个人物。

    《梦中世界》是这样介绍的。

    《将进酒》原是汉乐府短箫铙歌的曲调,属汉乐府《鼓吹曲.铙歌》旧题。

    唐代李白沿用乐府古体写的《将进酒》,影响最大。

    此诗为李白长安放还以后所作,思想内容非常深沉,艺术表现非常成熟。

    诗由黄河起兴,感情发展也像黄河之水那样奔腾激荡,不易把握。

    而通篇都讲饮酒,字面上诗人是在宣扬纵酒行乐,而且诗中用欣赏肯定的态度,用豪迈的气势来写饮酒,把它写得很壮美,也确实有某种消极作用,不过反映了诗人当时找不到对抗黑暗势力的有效武器。

    酒是他个人反抗的兴奋剂,有了酒,像是有了千军万马的力量,但酒,也是他的精神麻醉剂,使他在沉湎中不能做正面的反抗,这些都表现了时代和阶级的局限。

    理想的破灭是黑暗的社会造成的,诗人无力改变,于是把冲天的激愤之情化做豪放的行乐之举,发泄不满,排遣忧愁,反抗现实。

    诗中表达了作者对怀才不遇的感叹,又抱着乐观、通达的情怀,也流露了人生几何当及时行乐的消极情绪。

    全诗洋溢着豪情逸兴,具有出色的艺术成就。

    很多的人都佩服刘仕元对时间的安排。

    他讲述的自然是上下五千年。

    虽然他没有对上下五千年的所有时间都有所解释。

    但是这个孩子所经历的事情中我了解到了很多的东西了。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个孩子最后的结局并不是一个好的结局。

    最后他在二十岁左右就去世了。

    其实很多的人都不知道,刘仕元就是写他自己前世的经历,把脑子里的很多的东西都付诸实际行动。

    虽然说他有些作弊,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出来的。当然了刘仕元的这本书中还有许多的外国的作品。其中有很多的作品都是获得世界级奖项的。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梦中世界》之中还有对李白进行介绍的。

    唐玄宗天宝初年,李白由道士吴筠推荐,由唐玄宗招进京,命李白为供奉翰林。不久,因权贵的谗悔,于天宝三载,李白被排挤出京,唐玄宗赐金放还。

    此后,李白在江淮一带盘桓,思想极度烦闷,又重新踏上了云游祖国山河的漫漫旅途。

    李白作此诗时距李白被唐玄宗“赐金放还”已有八年之久。

    这一时期,李白多次与友人岑勋应邀到嵩山另一好友元丹丘的颍阳山居为客,三人登高饮宴,借酒放歌。

    诗人在政治上被排挤,受打击,理想不能实现,常常借饮酒来发泄胸中的郁积。

    人生快事莫若置酒会友,作者又正值“抱用世之才而不遇合”之际,于是满腔不合时宜借酒兴诗情,以抒发满腔不平之气。”

    今夜为你无眠说道:“这首诗非常形象的表现了李白桀骜不驯的性格:一方面对自己充满自信,孤高自傲;一方面在政治前途出现波折后,又流露出纵情享乐之情。

    在这首诗里,他演绎庄子的乐生哲学,表示对富贵、圣贤的藐视。而在豪饮行乐中,实则深含怀才不遇之情。

    全诗气势豪迈,感情奔放,语言流畅,具有很强的感染力,李白“借题发挥”借酒浇愁,抒发自己的愤激情绪。

    时光流逝,如江河入海一去无回;人生苦短,看朝暮间青丝白雪;生命的渺小似乎是个无法挽救的悲剧,能够解忧的惟有金樽美酒。

    这便是李白式的悲哀:悲而能壮,哀而不伤,极愤慨而又极豪放。表是在感叹人生易老,里则在感叹怀才不遇。

    诗篇开头是两组排比长句,如挟天风海雨向读者迎面扑来,气势豪迈。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白此时在颍阳山,距离黄河不远,登高纵目,所以借黄河来起兴。

    黄河源远流长,落差极大,如从天而降,一泻千里,东走大海。

    景象之壮阔,并不是肉眼可见,所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