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0|17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奥尔拆掉身体上的各种医疗仪器,走到修复舱前,隔着透明的强化玻璃抚摸少年俊美非凡的脸蛋。他的睫毛很浓密,上面挂满了小小的气泡,有些气泡许久不动,有些气泡在发丝的撩扰下忽悠往上漂浮,然后慢慢破碎消散。说老实话,盯着这些气泡真的很无聊,但奥尔却不知道为什么,总也挪不开步伐,他甚至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将掌心贴合在玻璃上,试图隔着幽蓝的液体去抚摸少年苍白的脸颊。

    少年一定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否则不会如此消瘦。然而即便已经瘦得不成~人形,他依然美得令人心折。奥尔越凑越近,眼看鼻尖快要隔着玻璃贴在少年鼻尖上时,少年猛然睁开双眼,直勾勾的朝他看来。

    奥尔愣住了。若非亲眼所见,他绝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美轮美奂的一双眼睛,在茶金色的瞳仁深处浮现着一圈类似于橘红色日轮的虹膜,随着角度的变幻映射~出璀璨的光芒,既像一片星空,又像一个黑洞,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足足过了三分钟,奥尔感觉胸口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才猛然发现自己在这双眼眸的注视下竟完全忘了呼吸。

    他仓促退后,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

    周允晟隔着修复舱与男人对视,心情从激动万分慢慢变成失望。对方的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对美的欣赏,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他甚至因为自己太过靠近修复舱的举动而露出尴尬的表情,像是觉得非常失礼。这完全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

    周允晟从他的言行举止中看不见一丝一毫熟悉的地方,没有爱恋、没有痴迷、没有狂野霸道,唯有恰到好处的谨慎和礼貌。在能量转换的过程中他原封不动的保留了爱人的记忆,他如果醒过来,绝不会忘了自己。

    但是现在,奥尔·亚赛显然并未认出他,一举一动与曾经的奥尔·亚赛没有任何区别,严肃刻板,小心谨慎,还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彬彬有礼。该死,难道那些能量都被用来治愈奥尔了?于是爱人就这样被吸收掉,从此以后,无论在现实中还是虚幻中,自己再也找不到他?

    一个又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令周允晟无法承受。如果奥尔的复活是以爱人的消亡为代价,他一定会亲手杀死对方,然后让这个世界陪葬。什么女皇、什么救世,什么人类的新希望,都他妈统统见鬼去吧,没有什么比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更令人感到绝望。然而这些暴戾的想法在他打开舱门的一瞬间全都克制住。他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再做结论。奥尔分明已经脑死亡,这表示他的灵魂已经被女皇吞噬,绝对不可能重新活过来。

    所以说应该是某个环节出了差错,将它找出来并纠正,一切就迎刃而解。

    奥尔发现少年正在排除修复舱内的液体,意识到他想出来,连忙把摆放在隔壁病床的衣服递过去。

    “快穿上吧,你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只在里面待五个小时恐怕不够。”

    “谢谢。五个小时已经足够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周允晟接过纯白的病服穿上,然后盘腿坐在床~上,用护士留下的浴巾擦头发,态度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一直用眼角余光观察奥尔·亚赛。

    对方非常温和有礼,却又下意识的与旁人保持着距离,看见自己光~裸的身体,他甚至转过头面向别处。这份体贴令周允晟的心直往下沉。不像,太不像了,奥尔·亚赛与爱人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如果现在苏醒的是爱人,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扑上来,给他一个热情的,令人窒息的吻。

    周允晟烧红了眼睛,着魔一般暗忖:杀了他,也许爱人就能在这具身体里活过来。

    奥尔·亚赛感觉到了危险,警惕的朝四周看去。他显然没有想到身旁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拥有秒杀一位s体质的帝国上将的能力。他走到门口,隔着小小的玻璃窗朝外张望,低声问道,“你知道这是哪儿吗?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周允晟一声不响的走过去,用晦暗莫测的目光扫视他一折就断的脖颈,直过了几分钟才徐徐开口,“这里是地下防空洞,我们不是被关押,而是在接受治疗。这扇门可以随便打开,你谨慎过头了。”他最终卸掉凝聚在掌心内的庞大能量,转而去推门。

    在下杀手的一瞬间,他迟疑了。他亲手把爱人的能量体送入这具皮囊,如果他死了,就意味着爱人也死了,唯有他活着,爱人才有苏醒的希望。不管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他都要找出来并加以解决。把机器智能转化成~人类,这一命题威尔逊博士也曾研究过,后来他忽然停止了研究,并敦促国会制定了相应的禁令,将这项课题以法律的形式永久封印。在日常手札中,他把这项研究称为“魔鬼的领域”,并预言了人工智能的暴动和相继而来的人类灭亡。

    周允晟仅凭“魔鬼的领域”这五个字,和008搜集到的零星残留资料,便找到了复活爱人的办法。侵占一具人类皮囊,这的确是魔鬼的行径,但只要能与爱人团聚,他愿意尝试任何手段。

    拉开房门,他指着昏暗的走廊说道,“你想出去透透气吗?但是我建议你先把医生叫过来检查一下~身体,据我所知,你已经昏迷将近七个月了,你能活到现在是个奇迹。”为了拯救脑域还有轻微活动的人,院方起初为他们每个人都安排了修复舱,后来女皇的清扫活动越来越频繁,人类的生存环境也越来越恶劣,修复舱大多被军队搬走,病人们只能轮流使用,常常一两个月才能泡一次。

    也因此,奥尔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比周允晟好多少,他们同样消瘦的可怕。

    “我昏迷了七个月?”奥尔十分震惊。

    “是的。”周允晟走到病床边,摁响求助键。

    一群医生匆匆赶来,把奥尔架到床~上进行各种各样的测试。周允晟在测试的间隙不停问话。

    “你头疼吗?”

    “醒过来有没有记忆错乱的现象?”

    “记忆错乱就是忽然发现脑海中多了很多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你有吗?好好想想。”

    奥尔一一摇头,表示自己感觉良好。周允晟不再说话,拿出元帅送来的笔记本电脑开始摆~弄。他先写了一篇观察日记,列出爱人无法苏醒的几个猜想,然后根据这些猜想在008浩如瀚海的资料库内寻找解决办法。这注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但即使要耗尽自己的余生,周允晟也不会怯步。

    医生们非常忙碌,确定病人没有任何异常就陆续离开。奥尔有很多话卡在嘴边都没能问出口,只得打扰忙碌中的少年,“医院为什么布置在地下防空洞?这里看上去条件非常简陋,很多仪器都是淘汰了几百年的老古董。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譬如帝国与联盟发生了战争,或者恐怖分子袭击之类?”

    周允晟嗯嗯啊啊的敷衍,根本没有听他说话。他从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熟悉感,哪怕知道爱人也许就在他体内也亲近不起来。明明灵魂已经消失,为什么又回来了?他现在满脑子想得只有这个。

    奥尔有些尴尬,问了几句就作罢,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自己的个人终端。

    “哥哥你醒了?感谢上帝,我接到医院的电话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杰拉姆红着眼眶站在门口,仿佛非常激动。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站在他身后,正低头摆~弄着一支智能手机。这玩意儿上千年前就淘汰了,没想到现在与外界取得联系还得靠它。机器智能的暴动令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倒退了至少一千年。

    “不要用那玩意儿上网。”周允晟在进入主神系统前就是3s级的精神力者,在虚拟世界中历练过后,精神力已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值。只要空气中漂浮着一丝微弱至极的信号,都能被他的精神力捕捉,或者屏蔽。

    男子应该是第一次使用手机,竟然点开了移动数据和wlan功能。虽然周允晟在医院里安装了几个屏蔽器,但只要男子走出屏蔽的范围,必定会被女皇搜索到。听说女皇已经疯了,灭绝人类的手段堪称丧心病狂,只要发现一丁点人类活动的迹象,就会派遣机器大军进行围剿。

    “啊?你在跟我说话?”男子抬头,露出一张俊美到极致的脸庞,懵懂的表情配上清澈的眼眸,模样说不出的迷人。奥尔看似淡定,实则血液开始沸腾,漆黑的眼里流泻~出一丝隐藏的极深的爱恋,连寻找个人终端的事都忘了。

    周允晟敏锐的捕捉到了奥尔的情绪变化。在为爱人挑选皮囊时,他曾经调查过奥尔·亚赛的生平,得知他感情经历非常简单,并没有亲密交往中的男女朋友。但现在看来,他似乎忽略了更为重要的一点,没有男女朋友并不意味着没有仰慕的人,从他现在的反应来看,他百分之百在暗恋男子。

    周允晟抹了把脸,再看向男子时眸色晦暗。他认得对方,应该说凡是亚萨星际的人都认识对方。他名叫南青,是一位影视歌三栖巨星,粉丝遍布于亚萨星际的各个角落,被誉为“完美情人”。身为世界上最顶尖的黑客,周允晟可以在任何一秒钟之内查清楚任何一个人的底细,对于当世最红偶像,他出于好奇心也曾调查过南青的背景。

    他具有二分之一的华人血统,本名叫做菲比·塞拉扬,来自于军工业巨头塞拉扬家族,凭借强硬的背景和得天独厚的容貌,蹿红的速度非常快,为了家族声誉,行~事也非常谨慎,几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