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6章 番外贺氏托儿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若说贺穆兰留在平城的几个月里,做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那一定不是休息,也不是接待故交旧识,而是帮各家带小孩。

    没错,就是带小孩。

    众所周知,大名鼎鼎的女将军花木兰最擅长的就是教导徒弟,且不说如今已经在西境,让所有马贼强盗们吓得闻风丧胆的“盖世双刀”盖吴,就宫里那个每年在西山别宫住几个月接受花木兰教导的太子殿下,现在也是一身过人的武艺,不在各家子弟之下。

    除此之外,花木兰自己的弟弟花木托也是晚慧型的,自从娶妻后,越发沉稳,在怀朔办了一所“私学”,专门教导六镇的鲜卑子弟学习汉字,也算是混入了“文化人”的圈子。

    蓦然回首,似乎只要和贺穆兰接触过的孩子,全都成长为了身心健康、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年轻人,这让许多已经不指望能和贺穆兰定亲的人家,干脆就把主意打到了家中下一代的头上,要么攀关系、要么求拜师,要么抱住太子大腿去贺穆兰家经常见面混个脸熟,总而言之,怎么也要将自家子弟塞进去。

    可怜贺穆兰原本是个完全不喜欢小孩子的人,可每次一回京,各种关系根本推辞不掉,家中一下子就来了许多“小朋友”,让她这个已经三十岁的老女人直呼架不住,可架不住也要架,面子总是还要给的。

    ***

    “你你你!你凭什么拿花将军的磐石!”独孤诺的儿子独孤智看着面前的黑小子,气的小短腿直跳。

    “我要告诉花将军去!”

    已经十几岁了的阿单卓明年就到了可以接军贴的年纪,在一干“儿童”之中年纪算大的,来的次数也不是很多,但论关系,贺穆兰显然对他格外不一样,早就引起了许多“孩子”的不满。

    这不,阿单卓随随便便就拿了贺穆兰放在武器架上的磐石把看,气的傲娇的独孤智恨不得把那把剑抢下来……

    呃,虽然抢下来也举不动就是了。

    “我为什么不能看?”阿单卓莫名其妙地弹了弹“磐石”:“以前我还小的时候,花姨还答应过我,只要我举得起来,就让我带回家呢!”

    “这小子居然炫耀!揍他!”

    独孤智伸手一指。

    “不要吧……花将军知道了要生气的……”

    若干狼头的儿子若干鹏飞使劲摆手。

    ‘我就是个看热闹的,我不掺合!这么大个子,比我们年纪都大,真打起来还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你们这些没出息的!对方就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你们居然都不敢上!”独孤智伸手挽着袖子。

    “把剑放下!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哦……”

    阿单卓是个不和人争执的好脾气,见独孤智气成这样,马上毫无异议地点了点头,将磐石放回了武器架。

    这一下,就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震的独孤智晕晕乎乎的。

    “你这个怂货!小爷还没有动手,你就……”

    “谁是怂货?”

    变声期特有的粗噶声音传来,裹着一身名贵大氅的俊秀少年出现在小校场里。这声疑问让场中许多孩子又惊又喜地扭过头去,欢喜地叫了起来:

    “贺光阿兄!”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化名贺赖家小公子的太子殿下。

    如今这位储君已经成了亲,也生了子,只是他脸长得嫩,说话做事虽然稳重,但依旧还带着少年人的朝气,他自己不说,也没几个人能看出这样的少年已经有了孩子。

    不过鲜卑人家早婚早育,二十岁的贵族七八个小孩都是常事,说出来也没有什么。

    每年太子去南山别宫“学习”的一两个月,其实是为了转移阳气而掩饰,从去年最后一次转移成功之后,拓跋晃就没有了去南山“学习”的借口,拓跋焘见拓跋晃确实对贺穆兰有了师徒的情谊,也乐于让他接近贺穆兰,便指点他化名“贺光”,在贺穆兰在京中的时候经常去他家“探望”,做些他少年时常胡闹的事情。

    拓跋晃前世的时候是个规规矩矩、行事从不给人抓住话柄的老成小孩,那时候拓跋焘常年在外打仗,他在平城监国,一举一动都有百官的眼睛看着,生怕传出一点点不对让前方的拓跋焘担忧,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小老头的性格,也让后来班师回朝再无大的战事而闲下来的拓跋焘不喜。

    拓跋焘自己就是一个不拘一格、性格跳脱的人,和这样的儿子自然处的不太默契,又不像其他朝代的太子那样,后宫还有个得宠或者身份尊贵的母亲作为两人之间的桥梁,久而久之,两者的间隙就生出来了。

    但这一世不同,这一世拓跋焘有贺穆兰这个蝴蝶煽动翅膀,早早就结束了统一中原的大业,投身到“改革”的事业中去,就有了大把的时间和儿子相处,顺便,咳咳,带坏自己的孩子。

    加上拓跋晃得到了贺穆兰的阳气后,性格不可避免的向着贺穆兰外冷内热的方向发展,这正是拓跋焘最喜欢的一种性格,父子之间感情深厚,拓跋焘去哪里,也都不忘带着这位储君。

    当拓跋晃发现拓跋焘其实更喜欢“不拘一格”的性格后,非常自然的就让自己变得更像同龄的活泼少年们,加上他的大儿子性格非常讨喜,即使拓跋晃长大后,拓跋焘没有以前那么宠溺拓跋晃了,可有了“孙子”作为共同话题,作用丝毫不亚于“皇后”、“宠妃”,甚至更好。

    更别说贺夫人没死,还在帮着带孙子,连儿子的安危都不必担心。

    拓跋晃这太子当的,可谓是如沐春风,得心应手。

    也许是他天然的就有“王八之气”,在贺穆兰家经常做客的一干小朋友们很快就将他视为了“带头大哥”,鞍前马后,并奠定了他“木兰面前第一人”的身份和地位。

    此时见贺光来了,一干小屁孩们顿时挺直了腰杆,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指着阿单卓告状道:

    “贺阿兄,阿单卓拿了花将军的剑随便玩!”

    这般幼稚的话题,贺光自然不想搀和进去,听闻阿单卓拿起了“磐石”之后,他反倒露出感兴趣地表情:“你也拿得起磐石?”

    阿单卓并不是每年都能来,他家在武川,离得远,每年出来替父亲跑腿送信送送年礼才能来平城,和贺光接触不多,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物,点头的交情。

    但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重英雄的,阿单卓虽然性子好,但是大孩子都不爱带着小屁孩玩儿,对花家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鬼也没什么必须让着的义务,好不容易看到个年纪差不多的,再听贺光的口气,顿时眼睛也冒起闪光。

    “你说也?你拿的起来?”

    拓跋晃接受了贺穆兰三分之一的阳气,在同龄人间,鲜少有对手,闻言也拿起“磐石”,算是回答了他的话。

    “我算是花将军的徒弟,自然拿的起。”

    他可以说是真正继承了花木兰“衣钵”之人。

    “你竟是花姨的弟子?那你岂不是和盖天刀、太子殿下是师兄弟?”阿单卓脸上升起羡慕之色。

    “可否与我比试比试?”

    “我也甚少见到能举起磐石的同龄人,那就比划比划。”

    人一旦在某一方面有了力量,自然也就有了相应的自信,拓跋晃如今便是如此,言罢就解下大氅,将外衣递给随从,准备拔剑比试。

    “贺家阿兄,给这黑小子看看你的厉害!”

    “终于可以见到热闹了!打!打!打!”

    一干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屁孩们纷纷手舞足蹈。

    贺穆兰此时正在屋内酣睡,听见北校场叫的震天响,立刻捂住耳朵将脑袋塞到被子里去。

    她本来就不喜欢吵闹的小孩子,最近似乎又染上了风寒,老是昏昏欲睡,加之她自己就是医生,知道感冒有自限性,所以什么药都没吃,就靠自身抵抗力硬抗,谁来了都称病不见人。

    孩子们虽然有些可惜,但他们自己玩自己的已经玩习惯了,被拒绝了依旧在花家撒丫子乱跑,反正花家没其他大人。

    花家父母早就回老家抱孙子去了,狄将军和花将军虽然人人都知道是一对儿,但是一没大婚二没在一起住,依旧跟以前一样天南地北的过,只是每年狄叶飞和花将军会聚在一起几个月,算是小别胜新婚,否则许多人还以为去年那场“绯闻”只是个美好的误会。

    这样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府宅正适合孩子们疯玩,贺穆兰是个心软之人,还在北校场弄了些适合孩子们玩的器材,如今只觉得是自寻麻烦,顿时哀嚎一声,连忙叫外面的陈节去把院门都给关上,只求声音能小点。

    此时北院里贺光和阿单卓少年英雄不打不相识,正惺惺相惜,贺光手下一干小弟也正在大声叫好,忽然听到门口放哨的孩子狂奔着冲进北院,大喊一声:

    “又来个送小孩的!还是一个人!”

    这一声叫,场中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独孤智立刻发问:“多大年纪?家中大人穿没穿官服?是将门出身还是士族出身?”

    贺穆兰和孩子们打交道是“看心情”的,谁让她心情好“宠爱”谁就多一点,眼见着各家都往这里塞小孩,人越来越多,这些小屁孩们也学会了“知己知彼”,先打探情报,这门口“看门”的小鬼就是轮值的。

    “没有!”

    看门小鬼摇头。

    “什么没有?”

    “我说没有大人!”

    “哈?现在没大人做靠山的小孩也敢往将军府里跑了!”独孤智狐假虎威地振臂一呼:“是没把我们这些‘前辈们’放在眼里吗?知道我们多辛苦才进来的吗?他什么来头,就敢一个人来!”

    “是……是个小沙弥……”

    看门小鬼也眨了眨眼。

    “说是他师父叫他下山来找花将军的,他师兄送他到了平城就走了。”

    沙弥?

    和尚?

    一干小孩面面相觑,最终看向贺光。

    拓跋晃如今顶着“花木兰弟子”的身份,在花府也算半个主子,见少年们都看向他,一边吩咐随从去向花将军通报,一边向着前门而去。

    能找花木兰的不是旧交就是大族,不可能只是个普通的和尚,拓跋晃代替师父去迎接“小友”,也不算失了身份。

    其他小孩纷纷簇拥着跟着拓跋晃去看热闹,阿单卓原本不愿意去凑这个热闹,可又担心这些小孩欺负了新来的小沙弥,微微犹豫一下就跟上了。

    到了花府门口,拓跋晃被前后簇拥着刚来到门前,就见到一个身穿单薄衣衫、矮小瘦弱的小沙弥抱着一个极小的包裹在门厅里喝着热水,门厅里的下人们见到拓跋晃来了,纷纷站起身子弯腰行礼,那小沙弥见到他们行礼,立刻将包裹一丢,嘤嘤嘤嘤地扑了上来。

    “您就是花将军是吗?呜呜呜呜,我是慈心的徒弟爱染,我师父说山里没粮没布了,赶了师兄赶和下山投奔您呜呜呜呜呜……”

    拓跋晃一句话还没说,就给这个小和尚抱了个满怀,名为随从其实是暗卫的差官们吓了一大跳,生怕是刺客乔装的,却见拓跋晃伸出手掌做出了个制止的动作,轻轻地拍起这个小沙弥的背来。

    如果刺客都瘦弱成这样,那世上也就没有被刺客刺死的人了。这小孩肩膀瘦弱,面色蜡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

    佛门和道门都在迅速发展,期间也都有摩擦,但因为两派魁首死死压住,目前还是欣欣向荣的局面,由于佛门的教义原因,鲜卑贵族都信佛教,佛门僧人很少有这样清苦的,这让拓跋晃的眼前出现了一群山中苦修的得道高僧形象。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