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八章 误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误会

    蔡青趁机留饭,陈觐冷淡拒绝。蔡青看向李竹,李竹想了想也委婉拒绝了。这两人已经这样了,同桌吃饭简直是找罪受。

    蔡青脸上有些失望,他又道:“那好吧,今日发生的事太多了,可能吓着你了。”

    这一瞬间,他似乎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一个知书达理、略带腼腆的少年。

    两人刚走了几步,只听蔡青说道:“等一等,我有些东西要送你们二位。”

    陈觐头也没回,语气生硬地说道:“可以。——只要你别把自己送来就行。”

    蔡青有些尴尬地笑道:“陈大公子,你何苦这样?”

    李竹也用眼神制止陈觐,陈觐却视而不见,他继续说道:“方才的那番话,虽是做戏给别人看,但那些话也是我想说的。你无事好好揣摩吧。”

    说罢,他拉着李竹大步离开。

    李竹连扭头的机会都没有。回到别庄时,福嫂已经在摆饭了。饭桌上都是庄子上产的新鲜时蔬,菜品清淡。李竹胃口不佳,只是随便吃了一点。

    福嫂看看李竹的神色,有心讨好两人,便一脸喜色地问道:“会不会大少夫人也和二少夫人一样,有喜了?”

    陈觐的嘴角逸出一缕古怪的笑意,道:“借你吉言,应该快了。”

    李竹一脸平静,冲福嫂笑笑:“天热,苦夏。”

    福嫂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救道:“这才成亲半年,大少夫人别急。”

    两人都没接话。

    晚饭后,青枫进来禀报说,宁希迈他们已经趁着天黑启程了。李竹这才知道,他们当日连同眼线带刺客一共一百多人,在这几次刺杀行动,损伤殆尽。这些眼线平时就隐身在酒楼、青楼、客栈甚至贩夫走卒当中。

    陈觐轻声喟叹道:“也该走了。”

    李竹端坐不语,心头有些怅然,同时又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或许这是宁希迈最好的结局。这应该是真的最后一次见面了。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交集了。

    晚饭后,天色仍未全黑,太阳虽然已经下山,但余热未尽。大地像一只巨大的蒸笼似的,散发着烘人的热气。

    不久,蔡青托人送来了一篮子新鲜瓜果。陈觐看也没看就让人收下了。

    他今日似乎有些烦躁,便起身说道:“走,我们到外面走走。”

    “好。”李竹答应着陪他出来。

    庄子外面便是一片树林,林间有几条白石小径,道路有是石桌石凳供人休憩。

    两人默默走着。陈觐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他的步子时快时慢,有时还要故意停下来等等李竹。

    他突然问道:“家里让你觉得压抑是吗?”

    李竹忙答道:“不,没有。你家人对我……很好。”说到这里,她又补充一句:“好得出乎我的意料。”

    陈觐道:“出乎意料吗?或许是因为你没报希望吧。”李竹蓦然察觉到他的声音里含着苦涩的意味。她转脸看向他。他的脸隐在黄昏的暮色里,什么也看不清。

    李竹的心头不禁生出一缕愧疚,她低声说道:“对不起,我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

    陈觐道:“我怕的不是麻烦。”

    李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那你怕什么?”

    陈觐转过脸看看她,又扭过脸,望着远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怕什么?”

    李竹张张嘴,想回答,又一时组织不好精确的语言。

    李竹当晚睡眠不佳,次日头痛得愈发厉害。

    福嫂得知后,忙说道:“大少夫人这种病症可用偏方试试。听说以前老鹰的脑子能治头风。”

    李竹忙道:“那太残忍了。也许过些日子便好了。”

    “鹰的脑子?”陈觐又重复一句。

    福嫂忙说是。

    当天上午,蔡家的仆人先是来借整理菜园的农具,然后蔡青又遣人送来一些野味和野菜。忠叔也让人回了一些小礼。两家也算是熟悉了,仆人时不时互通有无。

    陈觐对此视而不见。这两日,他不看兵书,在看水利方面的书。

    一日,他看着书,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堵不如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