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Chapitre6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采访节目结束了,电视里播完广告,开始播放另一档财经形势分析的节目。两个男人在里面你一言,我一语,因为过多的专业术语,显得干涩又难懂。

    良久,屋子里都只有这两个男人的声音。沙发上并排而坐的两个女人似乎都在认真的观看,又似乎都已经魂飞天外。

    直到再次响起广告的声音,白晓薇才动了动。她拿起一瓣刚刚递给杜若的橙子,轻轻咬了一口,问:“杜若,你和乔靳南什么时候认识的?”

    杜若下意识想说大半年前,到嘴边又改口了:“六年前吧。”

    白晓薇笑了笑,又说:“一见钟情?日久生情?”

    杜若不清楚六年前是怎样,但是六年后……

    “日久生情吧。”杜若回答。

    白晓薇笑容更甚:“可是杜若,我和他认识二十多年了。”

    杜若没说话。

    感情这东西,不是认识的时间越久就越有胜算的。这个道理白晓薇这样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她没有提醒她的必要。

    “我十六岁爱上他,到了二十六岁他才给我一个机会。”她望着杜若,仍旧笑着,“他喜欢女孩儿长发飘飘,所以我的头发一直是黑长直。他喜欢女孩儿优秀到极致,所以我什么都力争第一。他喜欢女孩儿漂亮高挑身材好,所以我的妆容、高跟鞋、健身,从来不敢懈怠。”

    杜若没看她的笑。

    又是那种快要哭出来的笑。

    “你看,我现在,还有什么做得不够好吗?”她握住杜若的手,像真心求教的朋友那样。

    杜若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好,好得无可挑剔,她自己也知道。

    “你不是直发,也不爱打扮,不是公司要求很少穿高跟鞋对不对?你不是从小到大所有学科第一名吧?可是他刚刚说什么你听到没?”白晓薇保持着笑容,上下打量杜若,“他说,你是他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为什么你这么多错处他不挑,我只是……”

    “我只是掉根头发都错了?”

    说出这句话白晓薇的眼圈就红了,大概又觉得很可笑,扶着额头笑起来,只是一低头,眼泪就从眼眶掉下来。

    杜若回忆了一下,有没有见过白晓薇哭。

    没有。

    从她第一次见她,她就一直是骄傲自信,追求完美的女强人形象,挂在她脸上的,从来都是自得的笑容。

    “男人不都是这样吗?”杜若突然开口。

    喜欢的时候,笑是可爱哭是可怜生气是撒娇,不喜欢的时候吃饭是错喝水是错掉根头发都是错。

    “薇姐,你比我清楚吧,不过是借口。”这么些天,多少的情绪都被磨光了,杜若声色清冷地望着她。

    纠错是假,不爱是真,不过是分手的一个借口。

    “那他就不要答应我啊?不要给我希望啊?”白晓薇低吼。

    她十年小心翼翼地守着、观察着,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就把自己变成什么样的女人。她只想变成他最喜欢的模样,在最合适的时候,完美地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挑不出不要她的理由。

    六年前他从巴黎回来,比从前更加沉稳内敛,也更加沉默冷淡,有大半年的时间身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她想他大概要定心了,这大概就是她一直在等的时机,她费尽心机找到一个机会向他吐露心迹。

    这么些年她一直记得那个夜晚。她非常精心地打扮一番,所有喜好都是他最喜欢的,连洗发水都特地问过他们家阿姨,用的他最近喜欢上的品牌。她站在他面前,不敢说太多,显得卑微,又怕他会拒绝,以后朋友都做不成。那时候她还不喊他“乔先生”,十几年的交情,扬着骄傲的微笑,直呼其名:“乔靳南,我们试试怎么样?”

    正好一阵风过,吹起她一直为他蓄着的长发,拂了一缕在他脸上。

    白晓薇一度觉得,那个夜晚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正是在一个酒会的外场,乔靳南喝了点酒,眼神还有些迷离,伸手绕起那一缕发丝,嗅了嗅,接着笑起来。

    乔靳南很少笑。

    但这样的男人一旦笑起来,真的是……魅惑人心。

    白晓薇连等待答复的紧张都忘了,就那么怔怔地望着他,看他朝她弯起胳膊。

    那是应允的姿势。

    那一瞬间的狂喜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她挽上他的胳膊,就像她等了十年的王子终于走到她面前,与她并肩而立,身体都变得轻盈,要飘起来。

    只是这十年,换来的不过一个月而已。

    确切地说,一个月都不到。

    没有短信,没有电话,没有约会,一个月只在一起吃过两顿饭,都是她按耐不住,仔细琢磨过用词后主动约的,到第三次,吃完饭他送她回去的时候,淡淡地说了一句:“散了吧。”

    她惊慌失措。短短的几秒时间,大脑飞速运转,从自己的着装言行,到刚刚吃饭时候的姿势笑容,哪里不妥?

    “为……为什么?”她想不出原因,开口时都没有平时强装的洒脱。

    乔靳南一直神色冷淡地看着前方,听她问,垂下眼睫,修长的手指就在整齐的西服上拈起一根长发,皱了皱眉,扔出窗外,接着说:“烦。”

    烦。

    这个字无异于一记重击,狠狠敲在心头,当初挽上他手臂时有多么地欢喜,这个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